凌初佅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23文学网www.23wenxue.cc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苏锦言嗓音微冷,不怪这里会出事,现在没有多少人还信奉鬼神之说了。

而且一般人哪里懂经文……

“老郭这经文刻在棺材底部,应该是用来镇鬼的。

被他们扔的这棺材底,肯定是用来封住那个洞口的。”

郭术点头开口道。

“这口黑棺,肯定也不是在这里随便放的。”

随即他招呼那两个年轻人,一起推开这棺材盖。

他用手电一照,就看到棺材盖内部雕刻着黑白无常的图像,他们面朝棺材底。

“苏苏你看这有黑白无常在这里盯着,估计是多年前被法师用来镇压那个刑房里东西。”

苏锦言眯了眯眸子道。

“你先给下面的刑具消消邪气阴气,然后全挖出来曝晒,然后再将这深坑移土填平。”

那东西已经不在里面了,这地方放着不管也不是个事。

郭术想了想,便捋了捋胡须点头道。

“行吧,让他们先把把棺材搬回去,然后明天我们再来。”

等俩人走回建筑工地时,远远看到老刘在一间房前听窗根。

他鬼鬼祟祟的蹲在窗下、时不时的探头,房里没动静,他忍不住趴到了窗缝上往里看……

突然他惊叫一声跌坐在地,随即大吼大叫的喊道:

“死、死人啦!又死人了!快、快来人啊!”

周围的工友,听到喊声纷纷开门跑了出来,几个胆大的踹开了那扇门——

里面是一个体型较胖的中年妇女,此时脖子被吊在铁架床的上方,双腿跪在下铺。

苏锦言站在房门外,看到里面的情形,凤目倏地一沉。

这种虐杀,怎么感觉像是处罚

老刘吓得立马掏出手机报警,打电话的时候,他的手都在颤抖。

警察来的时候,法医从尸体身上掏出一个铁丝发泡器,就是厨房里用来打蛋的那种,拳头大小有弹性。

人群中也传来一大堆八卦:

说这女的是跟老公一起住的,在工地厨房打工,工地上男多女少,她经常偷偷摸摸和别的男人私会,现在肯定是被老公发现了,老公气不过就把她给折磨死了。

警察很快就部署了命令,然后走过来悄声对苏锦言她们说道。

“你们是不是有话说”

苏锦言点头道。

“嫌疑人身上恐怕有些东西,需要我们处理一下,不然即使你们击毙嫌疑人,也还会有人受害的。”

为首的警员目光如刀的盯着苏锦言:

“这位小姐现在是新世纪,唯物主义,可不要崇扬迷信啊!”

郭术闻言不爱听了,但还是耐着性子,同那警官分析利弊关系。

“这位警官,每个人眼中看到的世界都不同,你就让我们先处理一下,绝对不耽误你们执行任务的

你也看到了,这女人死状怪异,谁好端端的往身体里放那玩意啊!”

警员皱眉盯着苏锦言她们,此时他耳麦响了,对面汇报了嫌疑人的踪迹,他沉吟了一下,转身很酷的对我们点头。

“上车——”

她们追踪嫌疑人,就是中年妇女的老公。

根据监控显示,他上了一辆大巴车,然后在速路休息区翻越护栏、独自走到了黑暗的山林里。

此时大片警力已经围了过去,苏锦言到达的时候已经开始搜山了。

黑暗中的荒山野岭搜捕难度很大,郭术用郭家独有的手法方法追踪阴物。

郭家特制的红色线香插在地上,看烟的方向来判断,如果阴风阵、或者有阴魂飘荡,烟就会异常的晃动。

两人看到三缕烟,都朝着一个方向飘去,说明那个方向阴气重。

郭术对苏锦言使了个眼色,她们俩要赶在嫌疑人被击毙前,收拾了那个鬼。

周围站着的都是一身正气的警员,而苏锦言她们搞这种“封建迷信”必须得低调。

走一段路后,在几棵老树后传来磨牙的声音,两人刚靠近就蹿出了一个黑影。

苏锦言捏着驱鬼符追上去,冷不防斜刺里为首的警官突然冲出来,一个飞踹将黑影踢飞了几米远,然后冲上去控制住黑影。

黑影剧烈挣扎,那警员下手干脆利落、直接掰折黑影一边手臂、然后几拳揍下去,黑影重重的抽搐了几下,发出痛苦的嘶吼。

苏锦言和郭术一瞬间愣在了原地,这警员出手的架势为免也太凶狠无比了吧!

而黑影的嘶吼声明显不是正常人、而是带着恐惧的的嘶吼。

果然鬼也怕恶人……

这警员下手太黑了。

苏锦言和郭术对视一眼,在心里默默的为这勇猛的警员鼓掌。

不过愣归愣,苏锦言可没忘记此番前来的目的,她在警官的同事赶来前,偷偷蹭上去贴了一阵驱鬼符咒在黑影的脑门上。

那警官不悦的看了她一眼,正要开口训斥,就看到符咒冒起一丝丝黑烟。

黑影的额头上出现了几个小小的尖角,苏锦言暗自腹诽:这是什么鬼啊怎么还有角

“老郭,这家伙赖在里面不出来!”

看到那黑影还露出狞笑,苏锦言对郭术道。

“尖角刑差”

郭术开口道。

“你们够了啊!”

警官看不到那人额头上的尖角,只是看到符咒贴上的地方在冒烟。

“够啥啊,都说了这人有问题!”

郭术不满的嘟囔道。

“你看不见在冒烟吗!”

“我是说你们别伤害嫌疑人!”

那警官也来了脾气,气哼哼的道道。

“要是烧伤了嫌疑人、老子还得写检讨!”。

看着那嫌疑人被拧断的胳膊、满脸的鼻血,苏锦言在心里默默的鄙视了一把:

他自己下手这么重,还好意思说她们

“老郭那尖角刑差,为什么不怕驱鬼符”

苏锦言凑近郭术,小声的开口问道。

“这不是厉鬼!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是犯了错逃脱阴律处罚的鬼差。。”

“那也得把它弄出来啊,不然被警察带走,可就更不好收拾了。”

苏锦言道,嫌疑人此时嘴角抽搐着露出一个狞笑,似乎是在嘲讽她们的无力。

此时大批警员赶来,警官将嫌疑人拎起来扔给同事上铐子。

苏锦言有些着急,眼睁睁的看着鬼躲在人身上,却没办法驱鬼镇邪,这可是砸招牌的事,传出去多少同行笑死他们郭,苏两家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那年梨花开又落

那年梨花开又落

薪羽
这是一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长篇小说,故事发生在60年代的西部地区,全篇记录了主人公程七七成长励志的真实经历。
都市 连载 40万字
穿越之吾家有夫初长成

穿越之吾家有夫初长成

溪闻钟
七岁之前的陆寄洲是大院里阴暗中滋生的藤,大人们忙着生计,忙着孩子的一日三餐,忙着茶余饭后唠着家长里短。白日里碰见蜷缩在过道里的陆寄洲,皆闭嘴匆匆而过,尽量避开紧闭的门内漏出的歇斯底里。初时还有人递给小陆寄洲一块面包,一盒牛奶,等被门后破碎的声音指桑骂槐般问候一家子,隔日再见时陆寄洲身上明显的青痕,大人们都很忙,谁也不愿再趟这一摊子浑水。十岁的秦宝月从烟雨弥漫的古镇,搬到阳光明媚的小城,见人总笑得温
都市 连载 84万字
凰女重生:公主殿下求放手过

凰女重生:公主殿下求放手过

梓名道姓
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,既然王法无法治你,就让我取你狗命!”精美的匕首刺入秦蓁兰的胸膛…最爱的人竟然是最催命的符,秦蓁兰身为大秦“最恶毒公主”,当然不能被困地狱,她要从地狱归来,手刃仇人!………“淮笙,你如此美好,不该在人间。”陆淮笙握住蓁兰的手按在胸前,说:“仙境不收残缺的灵魂。”……“蓁兰乃吾之妻也。陆淮笙,你休想染指!”陆淮越剑指兄弟,双眼通红,咆哮道。……秦岚脱下披风包住蓁兰,愧疚的说:“对不
都市 连载 52万字
从始争仙

从始争仙

观血云
一个洪荒初辟的世界,一切都只是开头,还未有过结果。一个人命如草芥,天命为圣尊的世界。神灵?真的是这世界的创造者?人类,只能做个低贱的生命活着?我不信!我要以力..
都市 连载 9万字
画魂

画魂

穆飞花
他,是法力通天的修罗之王;她,是可窥天机的洛河神女。千年前的不期而遇,两颗素无波澜的心从此只为对方而跳动。一场处心积虑的阴谋,一次逆天而行的推演,注定了他们如同彼岸花叶般生生相错的命运。奈何桥头,他神色悲凉:“宓翎,告诉本王,这究竟是为什么?”她没有回头,“苍妄,从今往后,你我恩断义绝。十世之后,亦不会再有瓜葛。”望着她决绝的背影,他语气淡淡:“你轮回十世,本王便在这忘川之中等你十世,只要你回头…
都市 完结 322万字
神童开局借到3200亿之后

神童开局借到3200亿之后

张未来
要想走到最高处,心要够稳,手要够狠!时不时的,还要学会蹲草。当前全球总财富不到400万亿美元,所以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。逻辑清晰,非无脑爽文,介意者慎入。
都市 连载 4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