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磨年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23文学网www.23wenxue.cc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陈新沿着河流向下游走去,河水的冰凉让他的伤口感到一阵阵刺痛,但他没有停下来。他知道,只有继续前进,才能离危险更远一些。

夜越来越深,陈新的身影在夜色中越来越模糊,最终消失在了茫茫的黑暗中。他不知道自己能否逃脱追兵的追杀,但他知道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他就不会放弃。在这片荒野中,他将继续与命运抗争,直到找到一条通往自由的道路。

陈新潜入河流深处,冰冷的水流无情地拍打着他的身体,伤口在水下刺痛感愈发强烈。他紧咬牙关,忍受着痛楚,努力用肌肉将伤口闭合住,继续向前游动。夜色中,河流变得愈发幽暗,仿佛一头潜伏的巨兽,随时准备吞噬一切敢于侵入的生物。

河水携带着废土世界特有的泥沙,加上夜色无光,使得能见度极低。陈新只能依靠觉醒后的感知能力,去感受水流的波动和周围生物的动静。他穿过一片片水草丛生的地方,水草如同幽灵的手指,在水中摇曳,不时触碰到他的身体,引起一阵阵的寒颤。

在水下,陈新发现了一些旧时代的遗物,它们被水草缠绕,覆盖着厚厚的淤泥。他看到了一个锈迹斑斑的自行车,车轮已经被水草完全覆盖,还有一辆半埋在河床中的汽车,车窗里透出幽幽的蓝光,显得格外诡异。

陈新缓缓游向那辆半埋在河床中的汽车,它的外壳已被锈蚀得千疮百孔,但仍保持着大致的轮廓。水草像一层厚厚的毯子,覆盖在车体上,随着水流轻轻摆动。他伸出手,轻轻拨开水草,露出了车窗的一角。

陈新目光继续在车内扫过,他注意到车座上有几个模糊的黑影。随着视线转移,黑影的轮廓逐渐清晰——那是三具骸骨,依然保持着坐姿,空洞的眼窝和张开的颌骨似乎在诉说着最后的惊恐。车内的景象让陈新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,骸骨上可以明显看到一些啃食的痕迹,这让陈新意识到,这不仅是河水和时间留下的痕迹,还有可能是那些水下生物的杰作。

陈新的心中涌起一股不安,他知道这些啃食痕迹可能意味着水下有食肉生物的存在。他警惕地观察四周,确认没有危险后,又继续检查车内。在副驾驶的座位上,他看到一张破旧的照片躺在桌椅上,照片上是一个幸福的家庭,父母亲和孩子们的笑脸在水的折射下扭曲变形,却依旧传递出一种温馨的感觉。然而,现在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,只剩下这张照片在水下默默诉说着曾经。

陈新摇摇头,将那些有的没的暂时抛诸脑后,继续沿着河流潜行,水中传来的莫名声音在耳边轻轻作响,仿佛是废土世界独有的低语。

不久,他遇到了一群小型鱼群,或者说是小型水怪更为妥当。这些生物的体型虽小,但它们的速度快如闪电,比普通的鱼类要快上许多。它们的皮肤滑腻,锋利的牙齿和尖锐的隐隐反射着寒光,凸起的巨眼闪烁着饥饿的光芒。好在,体型并不算大,一只也就手臂粗细,但陈新知道,这些小怪物虽然单个不足为惧,一旦成群结队,攻击力却不容小觑。

小水怪们似乎发现了陈新,迅速摆动身子靠近过来。陈新停下身形,静静地观察这些水怪的游动轨迹,利用觉醒后的感知能力,捕捉它们的速度和节奏。在一次精准的预判中,陈新快速出手,手中匕首轻轻划过,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一只水怪的要害。接连几次出击,几只水怪便成了他的手下败将,尸体缓缓向上飘去,剩下几只顿时一哄而散。

然而,这些飘浮的水怪尸体并没有得到安宁。陈新听到了水面上传来的枪声,子弹击中水怪的尸体,又冲到水下半米深处。显然,金家的追兵已经发现了这些异常,他们虽然不敢轻易下水,但对于任何可能的动静都毫不留情地开枪。

陈新的心沉了下去,他意识到追兵已经非常接近,而且他们的决心异常坚定,即便是水下的一丝波动也不放过。这让他更加警惕,同时也感到一丝庆幸——追兵的不敢下水给了他宝贵的喘息机会。

但陈新也清楚,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。追兵可能会采取其他手段来对付他,比如投放爆炸物或者使用声纳探测。他必须加快速度,尽快离开这片区域。

陈新加快了潜行的速度,他的身体像一条鱼一样在水中穿梭,尽量避免制造出大的水流波动。他的感知能力全开,时刻警惕着周围的一切,即使是最微小的水流变化也不放过。只是很偶尔,才小心翼翼贴近水面,浅浅呼吸换气。

陈新在水下的每一步都显得格外谨慎,他的心跳在耳边回响,与水下的宁静形成了鲜明对比。他知道,废土世界的河流中,平静往往掩盖着死亡的威胁。刚才那些小鱼怪,实在太小了,哪怕数量不少,一路上都遇到不少群,但依旧不够危险。是的,不够危险,这么安静的河里,如果只有这么点小鱼怪,必然会有其他的变种生物游曳在周围,而且岸上的金家战士也不会干等在河边。

陈新的目光如同猎鹰般锐利,时刻扫描着周围昏暗的水域,寻找着任何可能的危险迹象。

然而,就在他稍微放松警惕的瞬间,一股强烈的水流波动打破了水下的宁静。陈新立刻转身,只见一群电鳗正以惊人的速度向他逼近。这些电鳗比起传统意义上的电鳗大了好几倍,每条都有大腿长短,他们身体细长,肌肉在微弱的光线下闪烁着幽蓝的光芒,它们的身体周围环绕着噼啪作响的电流,仿佛是水下的雷电。

陈新的瞳孔骤然收缩,他知道这些电鳗的群体攻击可以轻易地将他击晕甚至电死。他没有时间犹豫,立刻启动了他的感知能力,集中精神去捕捉电鳗放电的模式和频率。浑身肌肉也都紧绷起来,迅速滑水游动。

在水中,陈新像一条游鱼一样扭动身体,巧妙地躲避着电鳗的攻击。他的匕首在水中划过,搅动起河床上的泥沙,制造出一片混浊的水域。这突如其来的混浊为陈新提供了掩护,电鳗的视线受阻,它们的攻击开始变得混乱。

在这片混乱中,陈新寻找着逃生的机会。他的眼睛紧紧盯着电鳗的动向,寻找着它们攻击的空隙。就在电鳗群稍微分散的一刹那,陈新猛地一蹬腿,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,朝着一个方向冲去。他的身体在水中划过一道流畅的轨迹,巧妙地避开了电鳗的电网。

陈新冲出了电鳗的包围圈,但他并没有放松警惕。他知道,这些电鳗可能随时会再次组织攻击。他继续向前游动,寻找着更加安全的水域。在水下潜行了一段距离后,终于找到了一个相对隐蔽的洞穴。他小心翼翼地游了进去,洞穴内的水流较为平静,为他提供了一个短暂的休息场所。他靠在洞穴的一角,稍作喘息,水流在这里变得异常平静,仿佛与外界的危机隔绝。

然而,这种宁静并未持续太久,他的感知能力突然捕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波动。洞穴深处,有某种巨大的身影在缓缓移动,搅动着水流,带起一股股暗流。

陈新的心跳加速,他知道这次可能遇到了真正的威胁。他紧握匕首,警惕地望向洞穴的深处。突然,一道巨大的影子从黑暗中浮现,那是一头巨大的河马,它的体型是正常河马的数倍,至少有十吨重。在废土世界的辐射影响下,它已经变异成了一头庞然大物,皮肤上布满了苔藓和水生植物,一对小眼睛在昏暗的洞穴中闪烁着冷酷的光。

陈新意识到,这头巨兽就是河流中真正的主宰,那些小型怪水怪和电鳗与它相比不过是开胃小菜。而河道里肉眼可见的贫瘠,想来就是因为他了。陈新试图悄悄地后退,但水流的波动已经惊动了这头巨兽。它张开了巨大的嘴巴,露出四根巨大的獠牙,它们如同长剑一般从巨兽的上下颚延伸出来,闪烁着寒光。这些獠牙是巨兽最有力的武器,不仅能够轻易地撕裂猎物,还能在战斗中发挥出巨大的破坏力。它的四肢粗壮有力,每一次划动都搅动起水流,如同水下的风暴。陈新意识到,这头巨兽的力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,它的每一次攻击都足以摧毁一切。

战斗在一瞬间爆发,陈新尽管心中充满恐惧,但他知道,退缩就意味着死亡。他挥舞着匕首,试图在巨兽的外壳上找到弱点,但每一次攻击都像是击打在坚硬的岩石上,只留下一串火花,而巨兽却毫发无损。

巨兽似乎被陈新的挑衅激怒了,它张开了巨大的嘴巴,水流也变得狂暴起来。

陈新在水中灵活地躲避着,但巨兽的力量太过强大,它的前肢一扫,便将陈新击飞出去,重重地撞在洞穴的岩壁上,也还好是在水中,不然恐怕已经受了重伤。陈新仍然感到一阵剧痛,但他没有时间去感受,因为巨兽已经再次向他扑来。

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,陈新全力激发感知能力,几乎可以预判巨兽的每一个动作。他在水中翻滚,躲避着巨兽的攻击,同时寻找着反击的机会。但巨兽的甲胄太过坚硬,陈新的匕首根本无法穿透。

巨兽的攻击愈发猛烈,它的大嘴如同黑洞一般,随时准备吞噬一切。陈新在巨兽的攻击下不断躲避,但他的力量在迅速流逝,每一次躲避都变得更加艰难。

终于,在一次剧烈的冲击中,陈新被巨兽的巨口吞入。在巨兽的口中,陈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和黑暗,他的呼吸变得困难,身体被巨兽巨嘴所夹。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,但巨兽的口腔内壁同样覆盖着坚硬的外壳,他的挣扎显得徒劳无功。

在巨兽的腹中,陈新感到了绝望,他的力量在迅速流逝,甚至能够感受到巨兽的胃酸开始腐蚀他的身体。

玄幻奇幻推荐阅读 More+
逆天召唤师:天仙王妃斗苍穹

逆天召唤师:天仙王妃斗苍穹

小野猫Ketty
什么?她黑道女王竟然被赐给一个又脏、又丑、又臭的乞丐!?哼!既然她来了,就不会再让自己受人欺凌。什么?废柴?那又如何,照样逆天吸收自然元素,成为首...
玄幻 完结 42万字
九霄决

九霄决

馒头爱上肉
至尊位面九霄灵帝林峰被得意弟子所害,被迫自爆灵体遁入下位面重获新生,却不曾想鬼仙判一念之意让其前世记忆带入下位面,重生在青枫界羽霜帝国九皇子林峰身上。且看他如..
玄幻 连载 2万字
旷世神相

旷世神相

九世探花
一无是处的弃子楚天赐只身一人闯荡都市,机缘造化参悟八龙抱珠里蕴藏的相术天机。从此楚天赐运用奇门相法卦推天地,震古烁今,风水堪舆,扭转乾坤纵横都市。价值连城的古..
玄幻 完结 62万字
梦魇法师

梦魇法师

贪狼道君
昔日辉煌的魔法文明濒临毁灭,绝望的幸存者们迎来了一线曙光,来自现代社会的张易偶然间闯入了这个绝望的世界,他能为这个走向崩溃的世界做些什么呢?懵然不知危险将近的..
玄幻 连载 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