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风随行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23文学网www.23wenxue.cc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随着距离的拉近,蓝色光点越来越大,也渐渐看清了光点的真面目,那是一棵散发着蓝色荧光的树木……

行至莹光树跟前,隧洞突然变得豁然开朗,又一个洞窟展现在眼前,面积相较人头蛛洞窟而言要小得多,洞窟内没有奇形怪状的石柱,脚下岩层十分平坦,

洞窟呈现圆形,形状显得异常规正,而散发着蓝色莹光的树木正巧生长于洞窟圆心的中心,一个非常巧妙的位置。

两人站在隧洞与圆形洞窟的交界处,只要轻轻迈出一条脚,就能彻底进入这个隧道中出现的洞窟,林阳一高高举起手中的夜光石,仅能将靠近隧洞的半边洞窟照亮。

站在隧洞往里看,洞窟内十分寂静,目之所及之处,除了发光的树木外,并没有发现其他东西的存在,躲在夜光石照不到的另一半洞窟也说不准。

两人先是对视一眼,随后并肩迈入洞窟内,一路行至散发蓝色荧光的树木前,树木不算很高,目测两米多一点,树干只有成年男子手臂粗,枝叶繁茂。

所谓枝叶繁茂,那是林阳一处在隧洞中时那么认为的,行至莹光树前才恍然发现,这棵两米多高的树压根没有叶子。

空有一棵光秃秃的树枝,而树枝上爬满了两指粗长的不知名虫子,散发出蓝色莹光的也正是这些虫子。

之前在隧洞中远远看到发光的树木,全然将这些发光的虫子当成了树叶,看起来还十分茂盛,现在才知道看走了眼,林阳一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这些是什么虫子竟然冒充树叶”

边说话,林阳一边抬头看向头顶,头顶上并没有孔洞,透不进来光线,竟然能生长出一棵树,也真是稀奇,还是一棵看起来有些“营养不良”的树。

叶子都掉光了,树枝也被不知名的虫子安了家,虽然远远看起来还挺漂亮的,恐怕坚持不了多久,就要彻底枯萎了。

男人看着满树散发着蓝光的虫子,声音淡雅的说道:“蓝知虫。”

外形酷似知了,相较于知了有些坚硬的外壳,蓝知虫的虫身则十分软绵,体型也比知了稍大一些,叫声与知了则截然不同。

“蓝知虫有什么特殊的妙用吗”少年又问道,心想着,要是有什么特殊的用处,那他就抓几只回去养着。

看着满脸兴味的少年,男人眸光微动,似在仔细回忆蓝知虫的用处,片刻后才继续开口:“蓝知虫的用处……与夜光石相差无几……”

“啊”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,林阳一顿时变得目瞪口呆。

也就是说,这些虫子除了能发光,没有任何特殊之处,与普通虫子没什么两样

“没错,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。”男人十分直白且无情的说道,最后还补了一句:“拉的粪便也非常的臭。”

林阳一哑口无言:“……”

难怪他一靠近这棵树,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,他还以为是这些虫子身上的味道,没想到是它们拉出来的虫屎……

林阳一不自觉的后退两步,彻底打消了抓两只回去当小夜灯的打算,还是夜光石好啊……至少夜光石不用拉屎……

蓝光虽然好看,但是他不需要一盏拉屎这么臭的灯……他不想睡着睡着,梦中突然飘来一股屎臭味……

见少年脸上的兴味有所减退,男人无声的笑了笑,伸出手揉了几下那颗毛茸茸的脑袋。

沈大峰主不容许自己的寝居里养着虫子,就怕少年新鲜感上来,执意要抓回去。

没错,沈大峰主理所当然的认为,自己的小崽子,回去之后肯定要和自己同住一处,即便小崽子睡相不好,他有被踹下床的风险,每晚也是要在同一处休息的。

好在少年现在放弃了这个想法,他刚才所言也并非虚假,这些虫的粪便不仅臭,还有一股特殊的怪味,有些难以入鼻,实在不适合放在寝居里养着,光芒再好看也不能……

树是棵好树,虫也是好虫,所以林阳一选择不打扰它们,默默的远离它们,不打扰它们之间宁静和谐的氛围……

其实就是被那股奇怪的味道熏跑的……

两人一人拿着一颗夜光石,一人走一边,从莹光树的两侧绕过,走向洞窟的另一边。

淡黄色的光芒逐渐驱散黑暗,洞窟另一边的景象随之映入眼帘,林阳一再次惊愕在原地。

他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隧洞口,预示着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,并不是隧洞的终点,眼下这个圆形洞窟,仿佛只是这条隧洞上的一个驿站。

最令人愕然的还不是这个,而是在新隧洞一侧的岩壁上,他们发现了一面明晃晃的结界,结界面犹如一片沉静的水面,静静的隐藏于黑暗的洞窟之中,直到淡黄色的光芒洒落,结界面如水面一般泛起粼粼波纹。

“这里竟然有一面结界……”

林阳一回想起渊地的蛇人地宫,地宫入口的结界已经破损,而这个新隧洞口旁的结界看起来丝毫没有破损的迹象,十分的完好。

“遇到陌生结界首先应该怎么做”男人突然出声问道,目光沉沉的看着身边的少年。

闻言,少年思考了一会儿,随后朝着结界大喊道:“有人在家吗能来你家喝杯茶吗”

少年这副突然犯二的举动,让一向以沉稳着称的沈大峰主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。

“用灵虫。”沈大峰主艰难的更正道。

少年皱眉道:“可是……这面结界完好无损,万一里面是哪位大能的洞府呢”

毕竟他们走过的隧洞,包括现在这个洞窟,都能看到人为修缮的痕迹,至于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系,则不好下定论。

因为,谁也无法确定这条黑暗的隧洞存在了多长时间,在漫漫的时间长流中迎来过多少过客,又经历过怎样的演变。

至于洞府,他随便猜的……

“没事。”男人显得异常淡定,显然已经见惯这种场面:“有结界的地方不一定就是洞府,如果真是洞府……你刚才那一嗓子,洞府的主人恐怕已经发现我们。”

现在迟迟没有动静,要么不是洞府,要么洞府内无人,如果里面真是如蛇人地宫那样的洞府,也可能是洞府的主人正处于闭关等紧要时刻,无暇顾及外界情况。

想要知道是不是,只有破了结界,进去之后才能确定。

“如果这真是哪位大能的洞府,能在玄泽福地里安身之人,绝不是泛泛之辈,即便我们进去了,也不一定能见到人。”

总会有些手段拦住外来人。

“你们进入玄泽福地参与历练,为的就是寻找机缘,机缘往往隐藏在险地,要敢于闯荡,即便不知道这道结界里是什么,也要试着闯一闯,危险通常与机遇并存……”

经过男人的一番叙说,林阳一终于打消顾虑,他刚才的确有些太过谨慎了,还是他师叔够直接大胆,没错,机缘都是闯出来的。

想通之后,林阳一拿出男人之前送给他的灵虫,镂空玉盒一打开,一只流萤般的小虫子从玉盒中飞出,十分熟练的钻进结界里,消失在两人眼前。

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等待,等待的过程中,两人不约而同的朝结界旁的隧洞内看去。

夜光石的光照范围有限,只能看到隧洞内二三十米的距离,与他们之前走过的隧洞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。

“这条隧洞究竟有多长又会通向哪里”林阳一略有深思的说道。

走着走着,隧洞中突然多出一个洞窟,还发现了一道结界,不知道前方的隧洞中还会不会有其他新奇的发现。

“等探完这道结界,我们继续沿着隧洞走,总会知道它的终点是何处。”男人道。

“那要是没有终点呢”少年问。

男人先是轻笑一声,然后引用少年之前说的话:“那我们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……”

话虽这么说,但男人心中十分清楚,只要接下来的隧洞中依旧能看到人迹,这条隧洞就不会没有终点,谁会闲着没事做,去修一条没有终点的隧洞

如果有,那就是怪人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等待的时间不短也不长,约一盏茶的功夫,灵虫终于返回,一从结界里出来,便飞到两人跟前,发出一阵清脆的虫鸣。

灵虫发出虫鸣,表示结界内存在活物。

发出回馈虫鸣后,灵虫自觉的飞回镂空玉盒,林阳一反手将其收回空间,抬眼看向身边的男人,期待对方的下一步指令。

“去试试打破结界。”男人道。

“好!”少年满怀信心,气势恢宏的走到结界前,随后开始往结界上一顿招呼。

一盏茶后,结界完好无损……

少年小脸通红的回来,眼神四处乱飘,就是不敢看向男人的眼睛,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我、我、我破不开……”

到底是何方神圣布下的结界以他现在的修为,实在是破不开啊……

再过几年肯定揉碎你!?

男人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小鹌鹑,他就是让小崽子去试试身手,没指望他真能把结界打破。

伸手揉一揉那颗垂头丧气的脑袋,低声鼓励道:“没关系,等回去之后,师叔教你布结界,对结界有所了解后,破起来也会得心应手许多。”

“真的吗回去马上学”男人的话仿佛被施过神奇的魔法,话音一落下,前一刻还丧里丧气的少年突然焕发生机,连眼睛都在发亮。

男人笑吟吟的看着那双异常闪亮的眼眸,里面好像住着星星,“师叔什么时候骗过你”

说到这,林阳一立马就想到了那些担惊受怕的日子,不就是这个人恶意恐吓造成的么

“你不久之前还说要把我吊起来打!”少年扁着嘴,一副控诉的样子。

“那是你和萧长老他们合起伙来欺骗师叔的惩罚。”男人一副看透所有的表情,“在你告诉师叔之前,师叔已经知道你们对彼此知根知底,也就你师父会相信萧长老不知情。”

一说到这个,林阳一的底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赶紧陪着笑转移话题,生怕男人又突然想出什么招来惩罚他。

“师叔…师叔!”少年赶紧将男人推到结界前,“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见识您的实力了!您赶快大展身手!让弟子膜拜您吧!”

一不小心又吹了一通彩虹屁。

男人先是挑眉扫了一眼身边的小狗腿子,随后才开始施法破结界,只见他轻飘飘的抬起一只手,一股无形的力道打在结界上,结界瞬间破碎。

全程不超过三秒,干净又利落,与之前狂砸猛打的某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……这就是实力的差异。

“哇偶”小狗腿子不忘拍马屁,小迷弟似的鼓着掌说道:“果真是一次震撼的实力展示……真是让人终生难忘啊……”

男人以前从来不知道小师侄这么会拍马屁,一定是跟他师父学的。

结界后是一团黑雾,隐隐能看到黑雾翻涌的迹象,夜光石的光芒无法将之穿透。

“过来。”男人将少年叫到自己身边,即将进入一个未知的地域,小崽子自然要揣在腰间,安全才能有保障。

“灵虫虽然发出虫鸣,但不一定是人,可能是凶恶的妖兽,也可能是无害的小白兔,等下不可掉以轻心,即使发现有趣的东西,也不能乱跑,好好待在师叔身边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少年十分配合的点头,甚至主动搂着男人的腰。

男人搂住少年的肩膀,随后,两人一同迈入涌动的黑雾之中。

……

天朗气清,微风拂面。

再次恢复光明时,两人已经置身于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涧之中,四周鸟语花香,而他们此时正站在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边上。

湖边青草茂盛,湖水清澈见底,其中不乏小鱼游来游去,绿油油的水草在水中尽情的舞动身姿。

不远处,是一簇不知名的粉色花群,开得十分娇艳,花瓣上尚且沾着露珠,几只彩蝶在花群中戏耍飞舞。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重生之染花有香

重生之染花有香

醉清狂
天云朝第一废物?不幸被人活活砸死?一朝醒来却物是人非!从来貌美花娇,样样优秀的她,本是国内数一数二商业世家的大小姐,一场车祸将她带到了这个异世。渣爹厌弃,庶妹鄙夷,大街小巷谩骂嘲讽之声如牛蝇。她冷哼:纨绔?废物?作为天云朝最尊贵俊美的男子,夏翊向来眼高于顶,扬言天下女子无人可与他为妻,可是,夏翊看着怀中这个小猫般可爱又狐狸般狡诈的女子,疑惑。恩?天下第一纨绔?天下第一废物?看上她?他是眼高于天?
都市 连载 24万字
吴良广告商

吴良广告商

幽幽tp路
谁控制了我们的人生目标,谁就操控了我们的人生。当我们被朋友圈、工作日志、宣传小视频所摧残的时候,我们才赫然发现,我们似乎是被商人操控了我们的人生。那么,商人操控我们的手段是什么?一是控制互联网;二是广告轰炸;三是游说收买砖家。这三样,好像吴良都占全了。
都市 连载 289万字
她藏起孕肚跑,禁欲总裁不装了

她藏起孕肚跑,禁欲总裁不装了

柚一白
[久别重逢+追妻火葬场+虐恋情深+带球跑+现实向+女主清醒]人前骂她是“婊子”,人后将她抵在墙上为所欲为。苏今昱表面是风度翩翩的天之骄子,但骨子里偏执又疯狂,是只有江际白才知道的恶劣。每次偷偷欺负完她,还不许她说出去。三岁多的糯糯很想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,认了好多爸爸回家。江际白无奈,只好说你爸爸在非洲修路。结果隔壁真的来了个非洲修路工,糯糯直觉这就是爸爸。他穷的没饭吃,她给他吃的。他穷的没地方住
都市 连载 119万字
妹夫变老公:蒋先生,别闹

妹夫变老公:蒋先生,别闹

长安街找酒
作为人类学老师,常年混田野是正常的。但这一回家居然发现自己结婚了是什么鬼?办了婚礼不说,还领了结婚证。啥时候这世界已经发展到了,结婚不用本人出场的了?这老公,能不能不要?
都市 完结 77万字
穿成反派了,还当什么舔狗啊?

穿成反派了,还当什么舔狗啊?

可还重名
唐少杰穿越到舔狗富二代的身上,并得到反派系统!他开局立即黑化。曾经看他不起的女神,直接以身相许。蔑视他的大少,下跪磕头,苦苦哀求。同时,他发现这个世界有很多天选之子、天选之女,什么兵王、神医、龙王殿主、甚至是仙帝重生!一切都被他通通踩在脚下。一个拥有系统的反派富二代,等于无敌!
都市 连载 56万字